您的位置:首 页文化博览 》 正文

蒙文谱写的调水之歌

发布时间:2017-09-04 15:20    阅读次数:    选择字号:T|T

 “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清澈的黑河在流淌,真情滋养着这一方,美丽富饶的天堂……”


  在额济纳旗旗府所在地达来呼布镇“胡杨人家”牧民定居区的一处小院里,蒙古族大哥巴图孟克拿给我们几张密密麻麻的蒙文,通过翻译得知,这是一首歌曲——《黑河之歌》。


11.jpg

蒙文《黑河之歌》


  巴图孟克在额济纳旗水务局工作,既是一名国家干部,又是一位奇石爱好者和民俗收藏达人。难道,在这些身份之外,他还是一位歌曲创作者?


  巴图孟克笑着告诉我们,他写这首歌,只是因为黑河实行了水量统一调度,黑河水又来到了额济纳,“我是高兴啊!”


  黑河是额济纳唯一的地表水源,地下水也靠黑河水补给,对额济纳来说,黑河就是他们的“母亲河”。巴图孟克也说:“没有黑河水,就没有额济纳。”


  然而,由于黑河中游地区发展迅速,需水量猛增,进入下游的水量越来越少,断流时间越来越长,作为黑河尾闾,额济纳境内的西、东居延海也于1961年、1992年先后干涸。失水后的额济纳,树木死亡、草场退化、沙尘暴加剧、地下水位下降,人民生产生活和当地生态遭受严重威胁。


  巴图孟克的家人都是牧民,原来并不在“胡杨人家”定居区,而在10多千米外的吉日嘎拉图苏木(镇)。家里原有300多只羊和30多峰骆驼,过的是游牧生活,住的是蒙古包。因为没水,草原上也没了草,他们不得不到100多千米外的地方放牧。20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的人均年收入少得可怜,吃水只能到仅有的一两口有水的井上排队,有时还要走二三十里路用骆驼去驮水。他说:“以前条件很差,没有人到这地方来,偶尔来个外地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的。”


  在巴图孟克拿给我们的蒙文中,还有一首歌是《生命的居延海》。歌中唱道:“世代伴随着大漠苍生,守望家乡的蓝色明镜,美丽如画的居延海,轻轻呼唤着美好的前程。”


22.jpg

翻译后的歌词


  巴图孟克说,为了挽救额济纳生态,保护以蒙古族为主体的各族人民生活的家园,保障黑河下游航天城用水安全,国家从2000年开始进行黑河调水,就如歌词所唱,“多少英雄豪杰,穿越苍茫的风雪”,经过艰苦努力,使东居延海于2002年进水,并从2004年起再未干涸。“当时,心情激动得没法表达,就写了《生命的居延海》。家里来了亲戚,也要带他们到东居延海去看看。”


33.jpg

水润额济纳


  配合黑河调水,额济纳旗积极实施退牧还草、生态移民等工程,要把每一滴黑河水都用到刀刃上,大力改善生态环境。巴图孟克一家4口就是在那时退掉大部分草场,搬到了“胡杨人家”定居区,分到了一处四五百平方米的院子和一座60平方米的房子。


  定居后,巴图孟克家的羊和骆驼大量削减,但收入并没有降低。他说:“国家给的有退牧补贴,仅此一项每人每年3.1万元。家里还开有奇石店,可以做些生意。”现在牧民也不再以放牧为主了,主要是搞旅游业,每年来这儿旅游的人很多。据有关资料统计,2016年,不足2万人的额济纳旗接待国内外游客160多万人次,综合收入20多亿元。


44.jpg

生机勃勃的枣树


  “碧波荡漾的故乡圣水,浇灌着这片生命的戈壁”,也灌溉着各族人民的生活。采访结束,走出巴图孟克家的小院,我们再次回头——院内的工人正在“嗡嗡”地加工石头,一棵生机勃勃的枣树挂满红枣,巴图孟克的脸上带着温厚的笑容。看着这一幅和美的图画,我不由在心底祝愿,愿额济纳的生态和当地人民的生活就像《黑河之歌》中所唱的那样,年年“沐浴着绿色的岁月”,永远“守望着幸福的故乡”!

    (转自黄河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穿越死生的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