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文化博览 》 正文

穿越死生的相见

发布时间:2017-09-04 15:15    阅读次数:    选择字号:T|T


  出发之前我并不知道,这次采访,竟如此撼人心魄。


  根据采访计划,8月30日要到额济纳怪树林去。如果单从字面上看,怪树林应该是一片奇怪的林子。只是不知这片林子是些什么树,它们又怪在何处?


  从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旗府所在地达来呼布镇出发,向西南行进20多千米,便是怪树林了。走进由枯木搭建而成的围墙和大门,沿着1米多宽的木制小道逐步深入,便看到了那令人惊骇的一幕!


1.jpg

悲怆的呐喊


  沙地上,横七竖八、站着躺着的,全是树木的遗骸。它们有的在风沙中挺立着,痛苦地扭曲着身子,向天空张开干枯而疯狂的枝条,似乎在悲怆地呐喊;有的艰难地俯下腰身,把合抱之粗的躯干硬是勒成一张弯弓,仿佛在痛苦地呻吟和流血;有的像遭到了残忍的支解,身体残破成一截截、一块块碎片,七零八落地散布在漫漫沙地上,就像一段段凛凛的白骨;还有的就那样呆呆地静默着,任凭风沙一遍遍摧残和磨砺,似乎麻木了,也似乎陷入了遥远的沉思。


  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片怪树林面积约10平方千米,都是胡杨,年龄大的已有成百上千岁了。


2.jpg

残骸遍地


  胡杨有“不死树”之称,生而1000年不死,死而1000年不倒,倒而1000年不朽。这里的胡杨为何如此惨烈,就像殊死之战后尸横遍野、无法直视的沙场。


  阿拉善盟水务局副局长乔茂云说,造成这种惨况,主要是因为缺水。


  额济纳地处巴丹吉林沙漠腹地,属典型的北温带大陆性干旱、极干旱荒漠草原气候,多年平均降水量约40毫米,蒸发能力却高达3600毫米。境内唯一的地表水为发源于祁连山中段的黑河,因无有效降水,地下水也要靠黑河来水补给。然而20世纪中期以来,黑河中游地区人口和农业迅速发展,需水量猛增,使进入下游的水量不断减少,下游河道年断流时间长达200余天,尾闾西、东居延海也分别于1961年、1992年相继干涸,额济纳生态严重恶化。随着河水补给日渐匮乏,额济纳的地下水水位也不断下降,胡杨慢慢失去水的滋养,生命渐渐流逝。


3.jpg

穿越死生


  怪树林的胡杨是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走向死亡的,他们就像中了魔咒一般,被驱赶着集体去奔赴一场无法逃避的生命之殇,一边苦苦挣扎,一边万般无奈,直到20世纪90年代全部到达生命的终点,成为一片苍凉悲壮的怪树林。走在通向死亡的路上,老树牵着小树,壮年伴着青年,雌株陪着雄株,如果胡杨之间也有语言相通的话,它们会对彼此说些什么?又会对人类无序开发利用水资源、无视水资源承载能力的行为发出怎样的控诉和诘问?


  都以为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了,然而谁也没有料到,怪树林还有起死回生的机会!


4.jpg

复苏的生命


  额济纳的生态问题引起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在国家关怀下,2000年8月,黑河拉开水量统一调度序幕,开始向下游输水,17年来累计进入狼心山断面以下的水量达104亿立方米,下游河道年过流时间已达200余天,额济纳绿洲生态恶化的趋势得以遏制,生态环境明显向好,地下水也得到一定补给,平均水位上升1米以上,大面积的胡杨和柽柳得到抢救性保护,胡杨面积由调水之前的39万亩增加到45万亩,连怪树林也迎来生命复苏的曙光。


  走在怪树林里,我们发现一株合抱粗的怪树,它的树干像被纵向撕裂一样坦露着树心,很多枝条已经干枯,但稀疏的枝头还挂着些许绿意——想来该是奄奄一息,已接近生命的边缘。却全然没想到,这竟是一棵复活的胡杨!


  乔茂云告诉我们,有些怪树表面上看起来已经死去,但扎在地下的根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就像进入休眠一样,生命并没有真正终结。随着地下水位的回升,大约从2005年开始,零零星星的怪树又发出了一点点小小的叶子,还有的根据繁衍特点,直接从树根上萌发了树芽钻出地面,成为怪树林里新的生命和生态奇迹!


5.jpg

水润胡杨


  “3000年的守望,只为等待你的到来。”生态环境改善后,额济纳打出了胡杨的牌子,积极发展旅游。每年金秋,当胡杨树叶一片金黄的时候,来自国内外的游客和摄影爱好者从四面八方涌集到额济纳,当地宾馆和牧家乐到处爆满,平时200元左右的房间狂涨10倍还一房难求,连胡杨林景区边上都扎满了帐篷,给额济纳人民带来了丰厚的生态红利。


  现在是8月底,胡杨树叶尚未转黄,还不是胡杨树一年中最美的时节。但在怪树林里,我们却与这里的胡杨有了一场穿越死生的相见。这场相见,既有生命的惊喜,也有生态的警示,令人震撼,发人深思……


6.jpg

整装待客


    (转自黄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