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信息要闻 》 正文

黄藏寺:守得云开见月明

发布时间:2017-08-30 14:46    阅读次数:    选择字号:T|T


  黄藏寺,一个祁连山深处的小村庄,只有很少地理知识渊博的人知道,中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与其支流八宝河在离此不远的峡谷里汇聚,由此北折,穿过险峻的黑河大峡谷,纵贯河西走廊,流向内蒙古沙漠深处的居延海……

  黄藏寺水利枢纽,一座控制整个黑河流域水量调度的龙头水利枢纽工程,从2003年开始,成为黑河流域管理者们日思夜想的名字,一个黄河水利人魂牵梦绕的名字……

 1.jpg

  2016年3月29日,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正式进入开工建设阶段。

  15年的梦想,从这天开始即将成为现实。

  58个月的坚守,从这天开始成为建设者的未来。

  2017年8月26日,“黑河调水生态行”采访组来到位于祁连山深处的黄藏寺工程,了解这个黑河调水的“法宝”。

                                   梦想,照进现实

  从黑河流域管理局驻地兰州市出发,坐两个多小时的高铁,来到因油菜花而闻名全国的门源县。小雨一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高原用些微的寒意迎接着我们这群远道而来的采访者。

  从门源到祁连县,车子在翻越垭口的时候,我们碰上了一场意料之外的雪。接我们的司机师傅是两个月前来到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管理局的,他说他也没想到高原的寒意会来得这么早,回去他还要赶紧买一些厚衣服。

 2.jpg

  黄委新闻宣传出版中心主任李肖强说,2003年黄委开始组织编制《黄藏寺水利枢纽项目建议书》,当时来祁连县考察坝址,需要从黑河峡谷边峭壁公路之上徒步而行。一边是巍峨耸立的祁连山脉,一边是波涛汹涌的黑河水,怀揣梦想的水利人在高海拔的山路上踽踽而行,只为寻找那理解的坝址。

 3.jpg

  黑河流域管理局局长刘钢曾经多次考察黄藏寺坝址,他十分清楚这个工程对黑河的意义。他说:“黑河是一条跨省(区)内陆河流,水资源贫乏且时空分布不均,水生态安全问题极为突出。2000年以来,黑河水量调度主要依靠‘全线闭口、集中下泄’的行政措施,虽然取得了明显成效,但还有许多工作要去完成。从长远来看,维护黑河健康生命,需要采取工程、科技、经济、法律、行政等综合手段,对流域水资源实施统一管理和调度。而建设骨干调蓄工程,是合理配置、高效利用黑河水资源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

  尽管黑河水量统一调度取得了明显成果,但因黑河缺乏骨干控制性工程,无法跨时空调节水量,无法解决经济社会和生态保护要求的水资源可持续利用,建立完善的黑河水量调度管理体系,建设黑河干流控制性枢纽工程——黄藏寺水利工程,势在必行。

 4.jpg

  此后十余年,数批水利人行走在祁连县的大山之中,行走在河西走廊的农田之间,行走在额济纳旗的荒漠之上,为黑河生态调水奔波劳苦。

  2013年10月,《黄藏寺水利枢纽项目建议书》获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正式批复。

  2014年5月,国务院确定建设172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黄藏寺水利枢纽入围。

  2015年10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印发了《关于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

  2016年3月29日,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正式进入开工建设阶段。

  梦想,终于照进了现实。

 5.jpg

坚守,不负时光

  车子翻阅垭口之后,雨雪渐止,一条湍急的河流出现在我们的左侧,司机师傅说:“这就是八宝河。”

  刚到祁连县城,许是为了让我们欣赏到它的美丽,阳光居然穿越云层洒了下来。

  县城背后的卓尔山巍峨挺立,如同刀削的红色峭壁显示着地质变化的沧桑;路旁的八宝河此时温顺驯服,两边的树木郁郁葱葱;对面的牛心山上,氤氲缭绕,仿若仙境。

  尽管还是8月份,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管理局副局长杨建顺已经穿上了薄羽绒服,他告诫我们千万不要做剧烈运动,觉得不舒服的时候要停下来深呼吸几次。他说:“人们把这里叫作东方小瑞士,到夏季的时候游人如织,如今天气已经转凉。几天来的阴雨天气,已经使这里温度下降了许多。再过一个多月时间,部分当地人会去西宁过冬了。”

  但是他们还要坚守在这里。

 6.jpg

  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主体工程建设期为58个月,在有限的工期内,他们要争分夺秒,保证工程进度按时达标。即便冬日气温降至零下二三十摄氏度,手机都无法正常使用的情况下,建设者依然坚持在第一线。

  条件尽管艰苦,但各地工程建设人才依旧络绎不绝地奔赴这里。杨希刚说:“从黄委第一次提出建设黄藏寺工程到现在,整整20年,我们见证了工程从最初的论证到项目建议书批复、可研报告的编制、审查和前置条件办理以及可研报告批复的全过程。”

  在办公室里,我们看到了更多忙碌的年轻人,他们来自全国各地。综合办公室的蔡士祥老家在安徽,爱人还在新乡市工作,未来他准备也让她过来,在这里安家。他说:“刚来这里的时候,受高寒高海拔气候影响,很多同志难以适应,因为氧气含量相对较少,一个晚上总要醒好几次。”但是为了保障工程建设顺利,解决好一个又一个难题,他们每天晚上都要挑灯夜战。如今,他们几乎一挨着枕头就能睡着。

 7.jpg

  在工程现场,说起工程的综合效益,杨建顺如数家珍:作为黑河水资源统一管理和调度的“驱动器”和“撒手锏”,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的建成有利于实现国务院批复的黑河水量分配方案,有效提高中游灌区用水保证率,减少闭口次数,缩短闭口时间,减少中游河道输水损失;有利于改善正义峡和狼心山断面来水过程,统筹调节汛期降水、灌溉需水、下游生态用水过程;有利于改善中游供水现状,提高灌区供水保证率;有利于提高水资源利用率和效益,替代中游19座平原水库,减少水库蒸发渗漏损失,推动引水工程节水改造;可为当地提供清洁水能资源,促进青海省祁连县、甘肃省张掖市等地区相关产业发展。

8.jpg

   在施工现场,承担导流洞施工的甘肃省水利水电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的胡广军告诉我们,作为一个生态工程,在施工过程中,他们高度重视环境保护,对周边的林木呵护有加,对场地公路的洒水降尘毫不含糊,尽量利用原有空地减少挖填量,避免对周边草场及生态环境造成任何不必要的破坏。“这么美的山水,值得我们珍惜和保护。”他最后说。

  8月28日早上,我们离开祁连,奔赴内蒙古额济纳旗,小雨又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然而,拨开云雾见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相信有这批可爱的人坚守,梦想终将实现。

  正如这漫长的旅途,经过数百千米的荒漠地带,我们才会在额济纳旗的路边再次见到滔滔滚滚的黑河水,生机盎然、傲然挺立的胡杨……

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