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文化博览 》 正文

发现青海——天境祁连之黑河源头

发布时间:2016-12-13 15:58    阅读次数:    选择字号:T|T

 

发现青海——天境祁连之黑河源头  


 

黑河,居延海的主要水源,甘肃省最大的内陆河,曾名黑水、弱水、合黎水、羌谷水、鲜水、覆表水、副投水、张掖水、甘州河、张掖河。

黑河,我国第二大内陆河,河西走廊的母亲河,干流全长821公里。

近20多年来,黑河因其尾闾内蒙古额济纳旗的居延海干枯,上下游争水而备受关注。

黑河发源于青海湖东北部的祁连县境内南部祁连山区,源区分东西两支。东支为干流,上游分东西两岔,东岔俄博河又称八宝河,源于俄博滩东的景阳岭,自东向西流长80余公里。西岔野牛沟,源于八一冰川,由西向东流长190余公里。东西两岔汇于黄藏寺折向北流,切穿走廊南山,流入甘肃省境,再流经90余公里出鹰落峡,入河西走廊。上述流域为黑河(干流)的上游,在进入河西走廊以后始称黑河。黑河出祁连山再向东北流至张掖市北,与东来的山丹河相会。再转向西北,经临泽县,梨园河由南岸注人。再西北流过高台,出正义峡,过合黎山,经金塔县东,于鼎新镇与讨赖河汇合,入内蒙古额济纳旗,收于尾闾居延海。

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黑河流域来水减少,中下游争水矛盾加剧,黑河流域分水和源头生态环境保护一度引起广泛关注,一时间众多媒体纷纷采访报道,黑河由此声名鹊起,祁连山和黑河的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得到空前重视。黑河流域节水型社会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分水制度得到全面贯彻,居延海死而复生,再次碧波荡漾。伴随着黑河知名度的提升,黑河流域的旅游产业也得到空前发展。内蒙额济纳胡杨林,甘肃张掖国际湿地公园、张掖丹霞、山丹军马场,青海门源油菜花、祁连卓尔山、黑河源头八一冰川等生态景区的知名度显著提升,游客急剧增加,旅游收入大幅增长。似乎一切都在往美好的方面发展。然而,黑河源头生态环境的保护却不尽如人意,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旅游开发、矿山开采、水电开发等活动没有减少,反而急剧增加,大面积植被破坏甚至引起国外媒体关注。

黑河源头生态告危,祁连山保护区告危!

这些年我数十次奔赴黑河流域,从源头到尾闾,考察、调研、采访,见识了黑河流域生态环境变迁,拍摄了一些照片。今天一起来了解一下神秘、壮美的黑河源头及黑河大峡谷吧。

阿柔大寺又称“阿力克大寺”,位于祁连县八宝镇的东南21公里处,游客游玩祁连到门源等地时多会经过这里。寺院始建于清顺治年间,建寺伊始规模较小,到20世纪40年代,在阿柔千户南喀才昂和百户阿多等人的支持下发展壮大,成为祁连县规模最大的格鲁派寺院。我曾两次路过这里,时间关系没有停留。

 黑河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中游的张掖地区,地处古丝绸之路和今日欧亚大陆桥之要地,农牧业开发历史悠久,享有"金张掖"之美誉;下游的额济纳旗边境线长507公里,区内有我国重要的国防科研基地,居延三角洲地带的额济纳绿洲,既是阻挡风沙侵袭、保护生态的天然屏障,也是当地人民生息繁衍、国防科研和边防建设的重要依托。黑河流域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内容,不仅事关流域内居民的生存环境和经济发展,也关系到西北、华北地区的环境质量,是关系民族团结、社会安定、国防稳固的大事。

        黑河是张掖的母亲河。千百年来,黑河以雪山之精,养育张掖儿女。古人认为“甘府之丰歉,总视黑河雪水之大小”,黑河是大自然赋予金张掖的生命之源,没有黑河就没有生生不息、美丽富饶的张掖绿洲。

“黑河如带向西来,河上边城自汉开”,张掖城西的汉代古城遗址黑水国就因黑河而得名,也因黑河而盛衰。千百年来,黑水国遗址寂寞地掩埋在黑河边的黄沙之中,残垣断壁向人们诉说着黑河的神秘。黑河流域一座座古城遗址,警示我们珍惜自然、保护生态,否则必将受到大自然的惩戒。

黑河没底、黑河没边。千百年来黑河从祁连山奔流而出,在河西走廊恣肆流淌,河道受祁连山来水大小影响,飘忽不定,因此形成了河西走廊最大的一块绿洲——张掖绿洲。《西游记》中唐三藏在流沙河收沙僧时有诗曰: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淀底沉”,诗句对戈壁荒漠之中黑河水系形态的描述,让我们想象得到当年黑河万水分流、穿越流沙壮阔景象。可见自汉唐拓展西域以来,不论黑河中下游河道怎样迁移,生态环境怎样变化,只要有祁连山冰雪滋润,黑河弱水长流,就能滋养绿洲常绿,为东来西往的官商提供休养生息之地。
  《红楼梦》有诗言:“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古人尚知节制欲望。而我们现代人对自然的索取,却总是不知道适可而止。由于黑河干流黄藏寺至莺落峡段大峡谷长约95公里,落差近1000米,莺落峡水文站年径流量为15.89亿立方米,平均比降9.1‰,水量丰富,落差较大,地理位置适中,是河西诸河中水能资源的“富矿”,使得黑河上游水电开发在所难免。规划建设的八级梯级电站已陆续建成,成为张掖经济建设中的支柱产业。
    对于祁连山源区矿山开采和自然保护区内疯狂开发水电资源的违法行为,2007年以来,陇原环保世纪行记者团曾多次进行曝光批评,但收效甚微。直到去年,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无节制开发水电资源对祁连山生态环境的破坏,终于引起国家有关部门重视。一边到处宣传祁连山生态环境的重要性,呼吁国家加大祁连山生态保护,一边为了一点经济效益疯狂建设水电站,破坏自然环境。如此掩耳盗铃,无异于自毁家园。有些人口口声声祁连山是母亲山,黑河是母亲河,河西走廊的生存离不开她们,但在面对资本诱惑时,就将引以为本的生态经抛之脑后,实在让人难以理解。面对如此美丽的祁连山黑河源区,他们怎么就舍得破坏?

        据新华社报道,针对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存在的一系列问题,环保部与国家林业局于2015年8月28日在京联合约谈张掖市人民政府、甘肃省林业厅和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等部门主要负责人。
        环保部自然生态保护司副司长柏成寿通报说,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主要存在四大问题,一是矿产资源开发活动明显,核心区和缓冲区内存在探矿采矿活动;二是水电设施建设繁多,保护区及其外围存在大量水电站建设;三是实验区旅游设施涉嫌未批先建;四是保护区存在多处马场等放牧设施,草场生态环境局部退化。
        据环保部通报,最新的卫星遥感还发现,黑河和石羊河流域水电开发对下游生态环境已经造成一定影响,近年来在缓冲区和实验区还新增了水电、旅游等多处人类活动。
        环保部自然生态保护司司长庄国泰和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司巡视员孟沙在约谈中要求,张掖市人民政府、甘肃省林业厅和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应牢固树立生态保护红线意识,制定整改方案,限期对各类违法开发建设活动进行清理整治,对相关单位及责任人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处罚;进一步严格管理制度和执行力度,切实加强对保护区的管理;限期整改不到位,将按照《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追究责任。
       庄国泰表示,环保部将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要求,进一步联合国务院有关部门继续加大对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及行政主管部门相关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情况的监督力度。